古隆姆,欧巴——关于朴槿惠的倒霉事儿的独特见解
2016-12-10 20:39:33
  • 0
  • 0
  • 12
  • 0

      感谢朴槿惠,又给了我说话的冲动。

      严格说,感谢韩国佬,不依不饶,让我有话可说。相比之下,像斯大林那号要求大家伙儿往嗓子上抹蜜发出一样声音的“伟大领袖”,我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大家伙儿都在探讨,这韩国邪乎——当个总统就没有好下场。事实?不用列举了。哪像咱中国二十四史,倒霉皇帝,总归是少之又少。像李隆基那样当众勒死自己女人的,毕竟毕竟几乎没几个嘛。大部分情况下,是皇帝逼着这个上吊,那个喝药。皇帝就是皇帝——掌权干什么?就是用来弄权、弄钱、弄女人、弄死别人。哪儿有弄得自己里外不是人的?

     可是韩国,邪乎了——当上个总统,就得让别人弄你。一大群一大群眼睛擦得雪亮的群众,仗着那讨厌的宪法,一波子一拨子涌上来,找你的茬儿。这就找出来这个那个毛病,弄得一届又一届总统身败名裂。弄得咱中国人目瞪口呆——朝鲜人民咋能这样,比朝阳区群众还难缠嘛,这么爱举报。

    所以大家伙儿都在问——韩国怎么了,总统能当还是不能当?为啥选上个总统笑一笑,非得惹上一身骚?

    好几年了,俺老霍都没有灵感了——这个博客中国说话没意思了,还有这个那个博客说话都没意思了。原因只有一个:咱们都盛世了,只需要几个大报社唱赞歌了,咱们说话那不是多余吗?我就夹紧了自己的嘴巴子,老老实实教学生高考应试再应试将革命接班人的应试教育进行到底了。你想,连周永康那样大的贪官都倒台了,连小日本都不敢跟咱大中华枝梧了,连牛逼美国都觉得每件事情“中国或成为最大赢家”了,连张召忠将军也认为我们已经天下无敌了,咱们发表言论,除了废话还有啥?

     可是,这些三八线以南的高丽棒子,却给了我说话的一点点冲动。之所以说是一点点,原因是,我怕看中央电视台的新闻,已经坚定地认为这些个跟着西方混的所谓“民主宪政国家”,真是一片混乱。你看看你看看,不是日本畏畏缩缩钓鱼岛那么一点点地方搞不过我们,就是韩国内部起哄用宪法勒总统的脖子;不是叙利亚天天死人让当反对派的人丢脸教育了大国人民,就是伊拉克炸弹不休证明了西边来的那一套而不行不行绝对不行。你看看吧,民主制度造成的,除了一片荒凉,还有啥?所以,《环球时报》啊,央视声音大义凛然的播音员啊,都把真理说完了,为人民服务——替咱老百姓说绝了,我就没有任何说啥的冲动了。

    可今天,我居然又有了一点点冲动——要说两句:韩国人有意思啊。你看看,美国人是管得越来越宽,结果管不起了,管了还挨骂,来个疯子特朗普就溅着唾沫星子说:妈个逼,我们不管了,我们要关起门来闷声发大财!但是,毕竟从现在看,那个狂人又跟蔡英文那婆娘通了电话,用电线接吻,似乎又想往宽里管。相比之下,韩国人他们管得真是越来越窄了——

    先是,你国家一把手不能太霸道,结果一顿乱枪弄死了朴正熙老先生。

    再是,你国家最高领导不能凭借军队干事儿镇压大学生,结果,就把卢泰愚将军送进监牢。

    又是,你国家领袖不能装逼闷声发财,结果,就让道德楷模金大中老先生名声有了污点。

    又是,你总统夫人不能乱搞钱,结果,就逼得想要把人格清白进行到底的卢武铉好小伙儿只能找个足以致命的地方跳崖头。

    现在好了,专权呀,军队呀,道德呀,老婆孩子呀,眼看着都检查过了,都搜索至微了,都看了个遍了,都监督住了,眼见得总统大人啥也不能胡来了,连一丁点儿坏事都干不成了,甚至连兄弟姐妹都不待见了,比如朴槿惠,没老公那种蠢物不说了,连亲弟弟都得罪了——还不是不想给弟弟办事嘛。可是,这些高丽刁民,这些大长今治过病的朝鲜草民,这些明成皇后的子民的后人,这些曾经寄希望于袁世凯那个败军之将的边鄙夷人的孑遗,这些硬是不服日本天皇统治的安重根烈士的后继者,这些不尿金日成元帅的南部美国“走狗”,这些个跟着西方一杆子跑到不知是黑是白高远处的高丽棒子,这些个弄出三星现代等等赚钱大户的商业场上精明的生意人,这些个能拍出世界上最好看、最有人情味、最有现代价值观和理念的电视剧的文艺积极分子,今天,怎么越管越窄了呀——你们连总统交个女朋友都不允许了嘛!

    是不是人一旦有了真正的宪法帮忙,草民就会变刁?是不是不读孔孟,只读洛克的家伙们,都会这么难搞难缠?

    想想看,朴槿惠一个女人家,不要男人不要弟弟,一心一意嫁给了国家,不就有时候心里烦躁了需要个闺蜜吗?不就遇上事情不能跟那帮子时时挑刺的国会议员商量而只能跟老同学说道几句请她帮帮忙嘛,不就顺便给这同性的根本不上床不寻求性欢乐的女子一点点一点点小小的好处嘛,“这样的好书记,人人夸不够,你思一思想一想”(摘自现代革命京剧《龙江颂》),你能这样给人家下不来台吗?你们居然还就真让人家下了台了呀!

    哎呀呀,这一部韩剧的剧情,真是让中国人匪夷所思了。这个“夷”(平常)就是——总统也是个血肉丰满的人嘛,总得有个朋友吧?朋友帮她写写稿子,也就是给国家帮忙嘛。可是,你一群高丽棒子,为这么个屁大的事情破坏和谐社会和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于心何忍?作为你们旁边的大国人民,作为同样的当年箕子的后人,作为汉武帝开发的跟你们辽东四郡一样的河西四郡的酒泉边疆人民,劝你们还是识大体顾大局,最好团结在以朴槿惠总统为核心的政府周围。其实,也只是要求你们团结在这个核心七八个月而已。结果呢,你们却弄出这么一场风波,给大国笑话,让大国人民无不欢忭,喜气洋洋——还是我们优越:和谐安定团结,从胜利走向胜利——韩国折腾自己的总统,我们或成为最大赢家!

   想着这些,今夜我无眠。我又拿起了久违的“博客中国”的那支破钢笔,写了以上这许多废话和以下废话:嗯,韩国人,你们真是越来越精明了,你们都是宪法精灵了,你们真是不让总统占一点点便宜了,你们真是让有权的人没有一点点机会方便一下了,你们真是越来越像朝阳区人民群众了——眼睛雪亮雪亮的。

    不,你们的雪亮跟他们的雪亮好像不能相提并论。他们雪亮,乃是眼睛和视网膜就是一片冰雪。你们雪亮,乃是心眼儿越来越狭窄——容不得一点沙子了。他们雪亮,德行高尚无私——往往只要五毛钱。你们雪亮,乃是自私自利透顶——只为自己谋权利。而且,他们雪亮,不求名——往往是,他们就是一群没有姓名的高尚的不显露自己的人;你们雪亮,嗨呀,全都在那儿用报纸,用电视,用网络,一个个亮着自己的名字猛揭有权有势之人的短处。你们也太牛逼了吧?

    唉,俺老霍这废话一大篇,刚才有个朋友耐着特色性子读了,曰:你这是说啥呢?不懂!

    我知道他比我具有“先进性”,所以我也就不强求他读懂了。我只要说,看官,老霍我说了些什么,你懂得!

    就像咱们小时候看的革命京剧《奇袭白虎团》里的严伟才,女人都喜欢的穿着美军上校服装的那个性感男人,他说:古龙母,欧巴!

    嗨,这句话,你还懂吗?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