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反思教育,高考作文无出路
2015-06-11 18:29:59
  • 0
  • 0
  • 6
  • 0

从课堂开始反思吧

——2015年新课标全国一卷作文思考兼评一考生作文

    先来仔细审审原题:

    以此为内容,写一封800字的信。可选择给违章当事人、女儿、警察写。

(新课标全国一卷适用地区:河南、河北、山西、江西、陕西)

我以为这是一道近年来难得的好题。

前些年有人总拿中国高考作文题跟法国高考作文比照,一下子比出了咱们的单薄。比如法国2011年高考作文,分好几个门类:   

文科(以下3题,任选其一):
    1、人们是否可能证明一个科学假设?
    2、人类是否必然对自身估计过高?
    3、解读尼采《快乐的知识》的节录。  

经济社会科(以下3题,任选其一):
    1、平等是否危及自由?
    2、比起科学,艺术是否不那么必要?
    3、解读古罗马哲学家塞内卡《论恩惠》的节录。  

理科(以下3题,任选其一):
    1、文化是否使人类偏离自然?
    2、违背事实是否仍可能坚持真理?
    3、解读帕斯卡《思想录》的节录。

先说学问——尼采《快乐的知识》、塞内卡《论恩惠》、帕斯卡《思想录》,有读过的中国中学语文老师,请举手。以塞内卡为例,他参与创建的斯多葛学派里边,有个皇帝哲学家奥勒留,写了本《沉思录》,温家宝总理爱读,推荐给中国大众,几人读了?本人在酒泉电视台专有读书推荐栏目“霍然开朗”介绍此书,没听到什么回应。没关系,反正包括塞内卡在内的斯多葛哲学家们写的那些指导人们思辨人生、从而像苏东坡那样“何妨吟啸且徐行”“一蓑烟雨任平生”的快乐自由自然洒脱的人生哲学,咱们中国的孔孟圣贤都有,比如孔子的“一箪食,一瓢饮,身居陋巷,回也不改其乐”,比如孟子的“万物皆备于我也”,比如庄子的《逍遥游》。但是,你可曾见,中国的高考作文中,这些话题,成为了孩子们思辨写作论述的命题?

因此,我国高考,作文命意,没有指导孩子们产生哲学思辨的意向。当哲学和经典在写作中失去了地位,我们的应试热衷什么,应该不难理解——追着社会热点出题,追着当前可能热炒的心灵鸡汤意趣立意,能有什么思想和知识的含量?

《先秦诸子选读》,《中国古代文化经典选读》,这些选修课本已经有了。那么要问一问,出题的考官们,你们敢于回应这种新课程动向吗?你们该不会一味低估我们的教师和孩子们追求古典哲思的能力和热情吧?

其次,说说思辨。法国人的语文教学,乃真正的“文道合一”,他们让中学生阅读西方经典,学习纯正哲学,并用这些思想展开人生思辨,厉害! “人类是否必然对自身估计过高?”这个问题,你可以回答是,或否。但给出理由,产生论述,有些个难度。人有思想,又用了这么些年征服自然,取得这么多牛逼哄哄的成就,从莎士比亚的哈姆莱特王子站在舞台中央呐喊人的无与伦比的高贵,人们就开始自我高估了。尼采悲哀却不无自豪地断言“上帝死了”,也在看着科学昌明的时代机器轰隆隆力大无比无可奈何,他看见了人类的自我夸耀。他自己未免也有点儿疯魔,把一群能人赞成了“超人”,结果德意志民族出现了黑格尔康德爱因斯坦弗洛伊德 ,产出了马克思,后也还诞生了希特勒。马克思的好学生斯大林还弄出了那么一摊子“自我高估”的事儿,这个事儿传到中国,一个伟人绝对高估人类能力,他高呼:人民万岁!人民喊出了口号:“喝令三山五岳开道,我来了!”人民也上报亩产量说:一亩稻子三万斤。连爱因斯坦那一系列教育出来的学生、大科学家,也跟着形势写“理论上”能够证明这个产量的文章。

必须说,把人从森严的神的殿堂里解放出来,张扬人的自由意志,对对的。可是,张扬的时候忘掉思辨和反省这个人的理性法宝,那张扬就会指向疯狂。

说这些话什么意思呢?意思是法国的高考作文好,好在让孩子们从中学时代就训练一种本领——思辨,或者反思。也许叫做“反省”才更贴切。苏格拉底说得最亲切:“没有反省的人生不值得活。”教育是追求幸福的事业。教育当然要教会学生如何端饭碗。但是饭碗少,人多,抢饭碗,用饭碗砸破头,怎么办?所以必须反省。或者,你端了小饭碗想端大饭碗,端了大的,又想端金饭碗,里边盛满翡翠牙雕以及和田玉,结果弄得手腕子发酸,招来贼娃子惦记,身心不安,怎么办?这需要反思。如果不想这些,那么,学校里把你连推带搡塞进了北京大学那个小窗口,你还是个未经反省的人,按照苏格拉底关于反省的生命质量判断,你那一生,嘿,不值得活,谈何幸福?

现在好了,法国人早想着这些,人家的高考题就着眼于这种思辨。而我们的,一向还请浅了些。我们没倡导思辨。我们教学的时候,讲模拟试卷的时候,上课分析课文的时候,批作文的时候,就没想着要思辨,而只是想着应试作文套路,或者想着反正高考作文评卷是流水作业,一个考官一天批个一百来份,哗哗哗只管打分,四十二三四五分,OK,没麻达。那么,你的教学,你教给孩子们的写作,哪里能有思辨的存在之地?

今年不错,我看见了这样的题目:爹爹违规,孩儿劝告,劝告不成,孩儿告状。大家当然想不通了——你还是我的女儿吗?可是,父亲违规,本身对吗?苦劝不成,一直违规,岂但是其他路人的潜在威胁,也说不定会对自己的安全产生威胁。让警察过问一下,父亲守了规矩,是不是更大的孝敬呢?

《论语》中提到一个名叫直躬(直身而行)的楚国人,父亲偷了别人的羊,他出来作证。孔子很不以为然,认为“直”应该体现在“父为子隐,子为父隐”之中。《孟子·尽心上》记载一次师生讨论,学生桃应问:“舜为天子,皋陶为法官,舜的父亲瞽瞍杀人,舜应该如何处理呢?”孟子说:“当然是让皋陶把他抓起来。”桃应问:“舜为什么不禁止皋陶的抓捕呢?”孟子回答说:“怎么能那样呢!舜从尧那里接受了天下,也就同时接受了为天理民、王法不曲的责任。”桃应追问:“那么,舜最终该怎么办呢?”孟子回答说:“舜找机会偷偷背着老爸逃走,躲到海边,高高兴兴地奉养老爸,把天下当作破鞋一样丢掉。”

显然,儒家走的是亲亲路线。子为父隐是个传统。从这一点看,今年的命题大有来头。而在国际上,“亲亲相隐”也是普遍适用的司法原则,既司法公正让位于伦理亲情,不强求和难为犯罪嫌疑人家人,逼他们在情法之间做出“弃情从法”的选择。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讨论空间消失:我们作为父亲或儿子,本身也是公民。如果自己的亲人对别人伤害至深,或成社会重大隐患,怎么办?法律作为社会伦理最底线,可以不要求亲人互相揭发。文革时期我们为此吃了太多苦头。但是,作为公民,我们也许还有义务对他人的利益作出相当的思考和体谅。需要探究的,也许是亲人之间劝阻的形式,形式恰当,两全其美。可是对一个单纯的中学生,他也许更多考虑了做人的本分,而没有想到“大义灭亲”,也没有想到哗众取宠,更没有想过从此跟父亲像文革红卫兵那样“断绝关系”。这份真纯该不该呵护?

多年前阅读莫怀戚先生一篇小说,好像叫《诗礼人家》,老教师品行端方谨严一世,他的儿子们为在社会上混出个名堂,借着老四的税务所长权位办了不少事儿,老教师一面享受了孩子们从这些渠道弄来的好处,一方面心中愤愤不已。他死了,孩子们收拾遗物,发现老父亲留下一封没有寄出的检举信。

我在想,今天的孩子们面对这么好的思辨题,其实也可以这样构思自己的文章——我们也许可以容忍父亲违规而不采用举报这种激烈手段,但是我们内心永远要反省自己。

在这个两难选择里,我看到了咱们今天高考的一点进步——开始让孩子们思辨了。悖论,或者叫二律背反这样的哲学意思,进入了我们高中生的写作视野,且全国倡导,好!

人生处处有悖论,两难选择在等待着每一个人。因此,把选择的权利交给孩子们,是好事,是值得庆贺的——思辨,孩子们才能自己成长。语文教师所教的那些个经典名篇,处处都有思辨的素材啊。

在这个意义上,我来品评这个来自阎良巷的农村孩子的作文。

文思流畅,文辞清通,语言是过关的。表达了自己心中所想,修辞立其诚,也好。还有,敢唱些反调,勇气锐气兼具。这些个优点,作为一篇完成的作品,该给多少分呢?

当然不是零分。因为写作能力已经展现,且有一定水准。

更不是满分。离满分还差得远。高考是选拔考试,公平起见,大家赛跑,不能没有起点和终点,不能没有统一的发令枪,不然各说各的,各领风骚,骚到一人一套,那就是骚乱。

既然有规则,那就按规则出牌,这也是现代公民的操守所在。作文是一道考题,你得答题。所以在要求的话题范围内下笔,这是起码的写作道德。你不能因为自己是农村孩子没见过更多现代化器物,就发一通牢骚了事。

现在这个亲情与规则之间的难题,农村太多了。孔子讲的那个父亲偷羊的故事,本身来自农村。简单举例,在农村,你妈妈也许跟邻居吵架,有时说了很难听的话,你受了点教育,也许不怎么接受,但他是你妈妈,你爱她偏她袒护她。怎么办呢?写写这个两难选择如何?

你上那么多年学,同学之间也有这个事儿,教室窗户玻璃打破了,班主任闯进来追查,你看见了闯祸的人,可他是你哥们儿,检举不检举?怎么办?也许你们很会处理:你没告发,但跟哥们儿一起在废物堆上找了块玻璃,请求一个玻璃店师傅帮忙裁合适了,悄悄安装上了。那过程很奇妙——哥们儿一起冒了险,一起有了一段不平常的经历,一起学会了怎么好言好语请成年人帮忙,一起翻检了大垃圾场,一起走出去见识了别样的人们别样的事情,一起弥补了过错。哇呀,这么写不行吗?这类事,没发生过吗?

可是,这个孩子选择了发牢骚,没有触及人家命题的边际,考官给你扣分,应该的。我若为考官,我给出的分数是——38分。

那是一个完成了文章的基本分数。十分,扣文不对题;十分,扣阅读不精,未扣要害,不能从自己生活展开思辨。两分,扣文辞中的小错误。比如最后“敬礼”,该有感叹号。

即便写自己是农村出来的、不能回答这样高深的题目也罢,那也应该这样迁移啊:一方面,我必须参加高考,获得就学就业资格;一方面,我又讨厌这样跟我的生活实际脱离的题目,怎么办?写还是不写?如何写?这也是个两难选择啊!

可是,我还是同情并谅解这个孩子,他是在我们现有高中语文教学体制下走出来的,他能够在城里上高中委实不易。他的老师没有给他教过思辨,反省。他的语文课讨论很少很少,他没学会思辨和反省。因此,本来这样跟他自己的处境相关的题目,他只能发牢骚。况且,敢发一个牢骚,已经了不起。

看见了吗?老师们,该追问的,是我们这些也许总有权力给学生打分的语文教师自己的课堂啊!

 

 

附录:

尊敬的老师:
    您好,在经历十多年千辛万苦耐心等待之后,我终于走进了高考考场,激动之情无法言表,仅希望以优异的成绩回报大家。
    在备考之际,作为一名阎良巷里的孩子,我曾无数次想象走进考场的情景,我也数十次的学习、观摩了历年的高考作文题目。作为语文考试的大头,作文必然占据很多比例,所以,对作文我等是万分看重的。
    尊敬的老师,您好。看到上面的材料后,我不知道如何提笔写信。父亲是个不折不扣的农民,一辈子都没有离开过阎良,一年365天都是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日升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最近,刚忙完甜瓜又开始收麦,收完麦,又开始种包谷。农村,犹如横亘在他面前的黄河长江一样,出村对他而言就是天方夜谭。父亲,一个一辈子只和土地打交道的质朴农民,他怎么会有车呢?当然,他有车,那个爷爷手里就有的架子车。平时,拉着驾车老远就给别人让道,父亲拉驾车时就是爱听那广播。
    尊敬的老师,高速公路对我而言,也只是电视上,报纸上和书本上的事。我走过的路只有乡间小道,最好的路也只是镇里的马路。不知道老师,你见过那种颤颤巍巍随时都可能骑车摔跤的小道吗?从上学的第一天起,我就走在了在那样的路上,走了十几年。第一次听到高速公路这个词语后,我曾经幻想有一天,我能够带着父亲一起走在那样的路上,宽阔平坦。但截止到现在,截止到我写这封信,我仍然没有目睹过“她”的芳容。
    尊敬的老师,您好。在作文这个事情上,我渴望取得好的成绩,渴望写出一篇“千古绝唱”。可我真不知道如何给父亲写这封信。他,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长年累月身在农村,没有见过高速公路,只有个手机,经常还欠费,在家放着。更没有钱去买车,他怎么会在高速公路上开着车,打着电话呢?或许对于城里和我一样的考生来说,私家车,手机,高速公路……都是家常便饭,但对于我,对于父亲,这是个奢望,至少目前是的。
    尊敬的老师,您好。不知道我所说的这些您能否理解?但不管如何,我请你相信,给父亲的信,我无法撰写。但是我可以向您提点意见或建议。
    对于像我一样在农村里生活的考生,高考就像一道门槛,迈也不是,不迈也不是。因为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我很想去看看。可就凭这个作文,我的愿望恐怕就要落空。因为,材料里的这些事对我是陌生又陌生的,我甚至都难以想象这样的事情发生,如何写,我无法提笔。
    尊敬的老师您好。假如,我是说假如。如果作文材料是有关农村的事,比如种庄稼的事,比如养猪牛羊的事,比如去摘甜瓜的事,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您,我绝对熟悉,绝对可以写出点东西来,至少不会无法提笔。
    可是,尊敬的老师,如果出了类似这样的题材,城里的孩子又怎么办呢?他们见过庄稼吗?分的清小麦和韭菜吗?他们分的清吗?对他们而言,这又是陌生的。如果您这样干了,估计网络上的恶评定会如浪似涛,您恐怕难以承受。还好,像我这样的,无法上网的,没有手机的,没有出过农村的,只能认命,更不会去评论。所以,您不必担心。
    尊敬的老师,您好。 就在昨天来阎良县城考试之前,父亲告诉我:好好考,成不成再说,但要遵守考场纪律,不要违法乱纪。想到这里,我真的再次像您保证,我的父亲不会开车,手机六月一开始就欠费了,更不知道高速公路在哪里。
    所以,尊敬的老师,我真的不知道这封“写给违反交规的父亲的信”怎么写,只好写给您了!你应该知道阎良,中国航空城阎良吧,但你可能不知道关山吧,更不可能知道我村了。没事,相信你马上就知道!
    最后,祝您身体健康,工作顺利。
    此致
敬礼
          
                                                    我是阎良考生
                                                   2015年6月7日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