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普世派滚回去”的标语如何制作
2014-09-07 14:21:39
  • 0
  • 2
  • 116
  • 0


 这照片是村民委员会贴的。很有趣——村民们可能就是要贴上一个标语完成“政治任务”,没怎么细想过它的意思。如同村里贴过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打倒地富反坏右!”“破除封资修,坚决走社会主义道路!”“只生一个好。”一样的,只是个标语。

中国人见不得墙面干干净净,已经是最近七八十年的生理习惯。

比如,学校里有两根大理石柱子,没有老师告诉学生它的雄健伟丽,来自帕提侬神庙,那是希腊为人类创造的美的典范。而总是有人急急忙忙用廉价的塑料皮在上面包上两条标语:“不苦不累高三白活,不拼不博人生虚过。”

学校里也见不得大树绿阴阴地站在那儿妩媚。一年四季用一条红布把几十棵树挡住,上面写上几句杀气腾腾的标语口号,是常见的风景:“过关斩将再拼二百天,悬梁刺股赢得一辈子!”

于是,村委会贴了标语。那时候贴上“赶超英法美,亩产多万斤”、“自己炼钢铁,自己当主人”的时候,还是很热火了一阵子的,贴的多了,就无所谓了——总是要贴应景的话,总是不管啥意思。

而这种司空见惯管求他说什么的心情,让村里总是冷冷清清,追随热火的年轻人都在城里上学或打工,只剩下墙上的标语,跟地头堆满的破碎的地膜塑料,一块儿在风中,花花,花花……

可是,我看见了这个标语。我看见的东西似乎多了些——村民们要赶走的那个“西方普世派”主张的“普世价值”是什么呢?顾名思义,全世界能够普及的东西的价值,就应该是普世价值了吧?

当年很小,一边唱语录歌,一边就百思不得其解:毛神仙说,“凡是敌人赞成的,我们就要反对”,那么,敌人吃粮食,我们如果反对粮食的食用价值,怎样?于是六零年,全民深刻体验了一回饿死鬼生活。“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那,要是敌人反对大便,我们就要拿它当点心吗?

所以听一位德高望重加位高权重的党和国家领导人说没有普世价值的时候,我想起来的是西红柿的价值。这个东西是西方传进来的,我可是顶爱吃的呀,有些医疗网站上说这个东西有维生素abcidiyifg,营养了不得。你说它的价值仅仅适应西方人的体质,而不合国情,那就是在骂所有中国人么。

上卫生间的时候,我想起马桶这个东西,实在比原子弹还牛逼。核武器按照联合国宪章,只能是常任理事国拥有,以保持核威慑的平衡,不应该成为普世的。可马桶这家伙,你非要说谁的屁股坐上它拉屎不舒服,那我们除了笑你土气,也没别的解释。还有,冲水厕所总比土茅厕干净一百倍吧?当年甘地跟英国人不合作,要赶走他们,但是他早就看见印度因为没有公共厕所的干净,死的人太多。中国人不知道,自己用的马桶,以及连接着所有冲水厕所卫生间的城市排污系统,跟尧舜禹唐、秦皇汉武、唐宗宋祖甚至华佗扁鹊李时珍等中华民族的骄傲一点儿关系也没有,全是人家西方传给咱们的普世价值。你要让这些价值滚回去,妈个逼的,你就在你们家十八楼客厅里,用土块砌个土厕所吧,那会显得特爱国,特爷们儿,特孔庆东的。 

关于抽水桶的起源,没有太准确的说法。一般大家认同是1596年的英国贵族约翰·哈灵顿发明了第一个实用的马桶——一个有水箱和冲水阀门的木制座位。在此之前,不少人总是去最近的大树下和小河里就地解决。但这项发明由于排污系统的不完善而没能得到推广。

约300年后,英国管道工托马斯·克莱帕发明了一套先进的节水冲洗系统,废物排放才开始进入现代化时期。20世纪六七十年代,欧美国家才开始普遍用上有抽水马桶的卫生间。

再到了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北京城里卫生不好搞,毛主席才把掏粪工人时传祥拿出来当榜样。

上海人的童年记忆,估计不太多是什么十里洋场的牛逼时髦,而主要是没完没了、逼仄肮脏的弄堂里那股子清晨刷马桶的故乡味道。

80年代,北京的豪华宾馆里才出现抽水马桶。今天咱们搞家装,没有客厅的沙发,没有厨房的灶具,也许都可以哄自己,没个冲水马桶,那怎么行?你喜欢拉泡屎下十八层楼上下电梯锻炼身体保卫祖国吗?

到现在,发展中国家还有29亿人用不上卫生间。可见这个西方来的普世价值还不够普及。

我国早将卫生间的面积标准和设施标准正式列入“2000年小康型城乡住宅规划设计导则”,这表明,即便是广大毛左和一提西方就想起鸦片战争要绝对灭了普世价值的爱国贼,抒发爱国感情,必须以不拉屎、身体舒畅为基础。

那好,让老霍仔细看看这条村民们反对普世价值的标语。一看就看出来了,这个白布条子,也许还是用咱中华老祖宗的纺布机子唧唧复唧唧一五一十织出来的,也许还是延安南泥湾那种手摇纺线车干的活儿,但是那一排黑字“西方普世派滚出中国”,绝对不是王羲之用中国五千年的毛笔蘸了宋徽宗和苏东坡的松烟墨写出来的书法。那绝对是油印的大字嘛,现在街头无数中国人用这种西方来的油印机器生产的价值养家糊口,你叫这价值滚回去,你还让不让人家活了?

咱再细看:哇塞,标语后面的电线杆子,里边肯定没有流淌中国传说里雷公日鬼出来吓唬愚民的雷电,而是英国人法拉第用交流发电机弄出来的巨大力量价值——交流电流呀。

再看:电线杆子也是水泥做的。要是都按照一九五零年代咱们国人的土法子,就是用所有半抱粗的树当作架电线的材料,那咱们的爱国行动,就是把中国森林全砍了算球子了。显然,那个水泥电杆的基本材料水泥,是西方人弄出来的。其价值就是保护了北京猿人传下来的华夏绿色。

还有,标语后的房子,是个水泥的平顶屋。要使用咱们的八柱八梁的飞檐翘角儿,嘿嘿,你爷爷可能都见不上树是个啥东西了。五八年该知道吧?我们拒绝进口世界上的钢铁,要自力更生弄土窑子砸锅烧那种丑模丑样的“烧结铁”,结果呢,你别装爱国贼那样的眼瞎,你都看见了。何况,那时候烧了多少树来配合惊天动地的口号标语啊。

唉,再瞧,就是这些屋子的的钢筋窗户了。老祖宗的窗子是美丽的雕花的木窗棂上面糊纸。可你弄这个钢家伙除了展现了毫无安全感的心情,也还不好看。可是,这个钢筋也还是西方来的,玻璃也一样,不然,在你对西方普世价值充满恐惧感、需要夜里睡个安稳觉的时候,就只能用木窗棂对付贼娃子了。那中木窗棂的雕花窗子,小说里边写得往往诱人——舌头一舔一个小洞洞,眼睛凑过去,嗯,总是春光乍泄。

看来,农民们还是头脑清楚的:我管尼玛勒戈壁那个东西是不是体现了普世价值,那个东西好用,咱就用那个!

对极了:哪个好用,咱就用哪个!

爱国贼们要是觉得用了美国的德国的枪炮舰船玷污了自己爱国者的清白,那就用关老爷的青龙偃月刀跟张翼德的丈八蛇矛跟美国佬开战吧。也可以跟安倍晋三打一架,最好用中华气功,隔着黄海发一下疯,让他鬼子半夜尿不下尿。

哪个好用?比如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一套儿不好用,那就用德国英国鬼子造的“致远号”一干战船。拿海军银子造园子不造军舰的那种管理方法不好用,那就用民国选总统的方法来用。老蒋学法西斯那套儿不好用,那就学一样是西方的马恩列斯一群大胡子和秃顶老汉的所谓普世价值来用。大鼻子蓝眼睛的斯大林那一套儿太血腥,那就再学美英法日的市场经济来用。反正,陕北窑洞里的那一套儿,全是西方来的,又不是自称炎黄纯粹孙娃子的陕北老大爷发明的。邓小平也是个实用专家,他看毛的那一套儿关门逞能过日子的法子不好用,就赶快从美日欧那里讨真经学技术搞市场,这才活了过来。

现在如何?薄美男、徐副主席和阿康大叔那么崇高的人都被权力女人祸害了,看来不是人的问题,是制度的毛病了。再一看这个地球,卡扎菲、萨达姆、金正日还有卡斯特罗同志弄得那些个体制,全都挡不住康大叔的出现,全都不能培育出高尚的一把手来,全都救不了山西的革命同志骨头烂掉。那怎办?

唉,人家欧美日就没有嫖遍央视的牛逼人嘛。看来人家还是把流氓犯和贪污犯扼杀在童年状态了。人家那套儿东西,第一,明白权力来自所有人,任何一个人不得占为私有。第二,明白人这东西天生不争气,就是要偷吃伊甸园里的苹果,就是要受毒蛇那狐媚子的引诱,就是要离开圣洁天国投胎污浊人间,于是人家不信任何一个家伙,所有人都承认所有人是王八蛋,任何一个王八蛋不管住,都会成为阿康大叔那样的捞钱大王,把咱们大家的血汗榨走。于是人家也就不再叩拜皇上,不再相信列宁同志纯洁无暇是精钢锻造的,不再喊万岁当奴才,而是弄出一套儿所有人看住所有人的框框儿,谁也不牛逼,谁都牛逼,谁的牛逼都是牛逼,谁的牛逼都不能超越大家的牛逼。所以人家一人手里捏上一张选票,精英们被选上了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随便批评,人家就互相平衡了,没有暗箱子可以盖上盖子在里边胡日鬼了。第三,人家明白国家不国家的,都是大家一起弄出来的玩意儿,这个东西,能给每个人提供方便就让它在,不能提供,咱们就另外找一般人重组国家好好儿弄。还有就是,钱不是国家的,是大家伙儿的。所以牛逼也不是国家的。国家不神圣,人才神圣。国家不是在那儿耍威风装牛逼让人爱的,而是给大家提供服务的。所以你要成了国家领导,也仅说明你小子被大家信任有面子,你除了不坐公车不吃公饭不公款嫖娼,你还应该堂堂正正劳动干事业,你也不过是个手艺人和职工,干得好咱们看你顺眼继续投票给你,干得不好去你妈的,想干的好人多得歹。

这一来,人家那一套儿就成了普世价值了,有用,管用,事实大量证明了好用,妈个巴子,拿来用。

可是你头上顶个皇上屁股习惯了,没皇上操你就不爽,就要大喊特色鸡巴,就要写个标语说“西方普世派滚回去”,就非要梗着脖子说卡扎菲英雄金正恩牛逼萨达姆同志万岁,就要说茉莉花都枯萎了,咱们就不种花养花了。那就没治了——你坐在普世都说好用的马桶上拉屎,非要拉一辈子不提裤子,谁能拿你怎么着?

不分析了,再分析村委会的人也许会出来大喊:有卖国贼来了,他说咱的家,都是西方来的普世价值造的,打倒汉奸!

我绝对相信,这一种绝非普世价值的中国特产,在今天的中国还遍地都是呢。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