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少奇呼唤宪法干什么
2014-04-12 11:48:31
  • 0
  • 20
  • 222
  • 0

宪法

批斗刘少奇

宪法

宪法

批斗王光美

又看见这类文章——共和国前领导人被人侮辱,被打倒,被声讨。说没有罪名,却被拉下台;有个罪名吧,又不经过司法审查而随便游斗。一句话,无法无天,是毛泽东时代的特色,今天也还精神不散。比如,一个人有了犯罪嫌疑,像是贪污受贿行贿买官弄女人什么的,不是警察先来调查,像美国那样;也不是检察官搜寻证据,像韩国那样。而是, 一群组织上的人就可以将他关起来审问,完了,差不多定性定罪了,司法机关才有权介入,“公民”才有权了解。

这个,叫特色。

刘少奇当年跟夫人一块儿被大批判,所受侮辱比之囚犯更甚。显然,这是按“人民内部矛盾”的方式在处理。如果成了敌我矛盾,那就得进局子。可刘先生至死,没了自由,也没进局子,没签发逮捕令,没公开审理,没请律师,没见家人,没正式公布犯罪消息及结果,就消没声息死掉了。

那会儿我连个红小兵都不是,却已经在看纪录片《刘少奇主席访问印度尼西亚》的时候,兴奋快乐过瘾地喊了三千声“打倒刘少奇”了。我打小见惯了漫画上邪恶丑陋的刘少奇,七八年给他平凡,整个儿弄得已经成了青年的我神经错乱,阴阳颠倒,价值观全没了立足点。

现在看见的这个照片,说刘主席被红卫兵侮辱,当时拿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严正抗议说: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席,你们怎么对我个人,这无关紧要,但我要扞卫国家主席的尊严,谁罢免了我的国家主席?要审判,也要通过人民代表大会,你们这样做,是在侮辱我们的国家,我个人也是一个公民,为什么不让我讲话?

可叹的是,刘主席那时手拿宪法,却说“你们怎么对我个人,这无关紧要”,连“个人”权利都没保障,你一个属于组织的党员,还拿什么宪法!

还有可叹的是,在刘主席贵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的时候,手里拿的不是宪法,而是毛泽东著作和他本人的《论共产党人的修养》。

作为共和国主席,他本人的国家不按宪法办事,怪谁呢?

这样的可叹几乎是中国历史的魔咒——商鞅逃亡的时候,想到小客栈下榻,可老板说,要严格执行商鞅大人制定的法律,不许留宿没有身份证的客人,不然要连坐。商鞅当时就感叹秦国律法没有人性,可秦国法律没人味道,怪谁呢?

李斯被赵高和秦二世弄上法场要砍头,这才感叹做一介平民生活的可贵。可当他舞弄权术为天下人规定严苛的生活方式以及害死老同学韩非子的时候,他可曾想到自己崇尚玩耍的东西,其实也会成为自己生命的威胁?

很多中国人都这样,他们蔑视西方的平等自由,认为那好东西属于黄头发大鼻子,与我国情不符,但是当别人用同样的蔑视将他们踩在脚下,他们就扯着真是爹妈和人类祖先遗传的嗓门呼唤平等了。

他们讨厌美国,谩骂美帝国主义是世界警察,管别国的闲事,可当他们自己没有安全感时,又会像极端爱国主义者王立军同志那样,奔向美国大使馆寻求公正安全的庇护——毕竟这儿还是讲道理滴,不像毛泽东思想忠诚战士薄熙来那儿。

他们在位时,都要自己的特色价值观而仇视普世价值观,而他们的地位被自己崇尚的那一套剥夺和践踏时,他们才开始扯着真是爹妈和人类祖先遗传的嗓门呼唤那些自己瞧不上眼的普世价值观。

很多毛泽东崇拜者还是没有赶上毛泽东权力最盛时的肃反、五八年反右、六零年饥荒,以及今天有人要开始赞美的文化大革命。

我认为要让毛迷毛左们改变观念比融化厕石更难。因为你再怎么说话写文章讲理,也不能复制一个六零年的时代让他挨挨饿。

最难的是,你没法用宪政、权力制衡、自由民主、民选制度、独立司法制度这些东西跟那些坚持特色的人讲道理。因为,他们不是不明白刘少奇死在宪法缺席、专权至上的时代,他们也不是不知道自己也曾有家人深受专政专权之害。而是,他们与那些曾经的专权者、专政者、无视宪法的家伙一样,是必须拿特色来保卫自己既得利益的人。

他们没有道义,只有自己的权力、

他们没有信仰,只有自己的地位。

他们没有梦想,只有关于梦想的谎言。

他们没有理性和对理性负责的精神,只有势和利。

在任何时候,这些人都只会为了自己的地位说话。他们甚至不会记得亲人惨遭侮辱之痛——因为他们和他们那些曾经红极一时的亲人一样,又站在了主席台上。

所以我们看到,站在主席台上的刘少奇同志,不太在乎宪法,不然的话,他应该在五八年为彭德怀同志辩护。再远点儿,他应该在五十年代前期,为共和国随便把一个资本家或者地主成分的人肃反掉辩护。因为他是国家第一人,他的地位的意义就是捍卫宪法。可是,只有他被批斗感到了委屈时,感到了作为一个人尊严被剥夺时,他才深切感受到,没有超越党派、个人、团体、集团、派系、主义、思想之上的宪法,一个人的血肉之躯,是多么脆弱,多么容易受到伤害,多么想要活得舒适一些啊。

而活得舒适一些,曾经是四十年代国共两党激战时,一个战壕里的小兵的愿望,一个被围在长春城里的一个小女孩儿的愿望,一个五十年代被突然剥夺了土地的“富农”的愿望,一个反右斗争时像高尔泰那样的关在夹边沟像牲畜一样被管着干活捱饥濒死的小伙子或者青年知识分子的强烈愿望。

那些时候,离刘少奇先生被剥夺公民权利还早几年,几十年,刘少奇同志正在这样那样的主席台上,手控大印,足以制定这样那样的捍卫人的尊严的“宪法”,足以调动手中权力来跟人们一起商讨制约暴虐的权力的办法。

他有的是时间。

但是他没有为宪法做事。

他也许殚精竭虑在为“发展社会主义经济”和让人民群众吃饱穿暖工作——中国人嘛,吃饱就行了,别那么不切实际。也许,他跟领袖一样,为了自己的红色江山而罔顾四十年代他们反对蒋家王朝专权时学习过的美国历史与宪法——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都要反对。无论如何,在他呼唤宪法保护被批斗的自己之前,他没有为捍卫宪法做出应该的举措,以至于那个宪法在他受到侮辱时毫无功能,不值一文,无人在乎,形同废纸,不如垃圾!那个宪法不曾良性运行过,为何要到了你自己轮上的时候,为你运转呢?

你见过一台几十年不用的机器不生锈的吗?

你见过不加汽油的汽车一踩油门就跑起来吗?

你见过你家的摆设可以当拉条子填饱肚子吗?

因此,不要再讲刘主席的故事了,我不想再听,我不忍心再听。

听来寒心。

如果要讲,就请讲讲,今天,我们的宪法到底有多大用处?它能不能超越党派和个人之上?

如果要让它发挥真正的效能,不制衡权力,行不行!

 转帖:刘少奇呼唤宪法保护

  批斗王光美场面

  刘少奇写信给毛主席:“我已失去自由”

  8月5日,为了与天安门广场举行的百万人大会相呼应,江青、康生等人又策划了批斗刘、邓、陶大会,分别在各自家院内举行。几个彪形大汉把刘少奇、王光美架进会场,他们一会儿强按下刘少奇的头,把他的手扭到背后,强迫他做出卑躬屈膝的样子,还让他做喷气式;一会儿又揪着刘少奇稀疏的白发,强迫他抬头拍照;最后,他们把刘、王押到会场一角,硬把他们按下去向两幅巨型漫画上的红卫兵鞠躬。此时的刘少奇已被打得鼻青眼肿,他的鞋也被踩掉,只穿着袜子,在神圣的祖国大地上,在庄重的中南海院内,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席,竟遭到这种侮辱性对待!王光美的心流血了,她不顾一切,挣脱造**派的手,扑向刘少奇,刘少奇也不顾拳打脚踢,与王光美的手紧紧握住,也许,这是最后的告别!执手相看泪眼,怎不凝语哽咽?他们传递友情、温暖和鼓励的手终于被暴力分开。

批斗会后,刘少奇被押回办公室,他虽疲惫已极,但余怒未消,立即按铃叫来机要秘书,拿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严正抗议说: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席,你们怎么对我个人,这无关紧要,但我要扞卫国家主席的尊严,谁罢免了我的国家主席?要审判,也要通过人民代表大会,你们这样做,是在侮辱我们的国家,我个人也是一个公民,为什么不让我讲话?

尽管秘书当夜就写了汇报,但刘少奇的抗议没有收到任何回答。

8月7日,刘少奇给毛主席写信,抗议给他扣上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帽子,书面提出辞去现任职务,并告诉毛泽东“我已失去自由”。

信是送上去了,可刘少奇的腰也伸不直了,右腿也被打伤了,走路一拐一拐的,妻子和孩子们与他在同一个院子里,却不能相见,更不能相互照顾。十几天后,这种在同一个院子里的待遇也没有了,9月13日,刘少奇的孩子们被赶出了中南海,王光美也被捕入狱,刘少奇则被强迫抽去腰带,被“严加看守”起来。

当刘少奇得知妻子儿女已经离家,自己已是孤身一人时,精神受到极大打击,身体状况也急剧恶化。

强迫改变生活习惯,加上不给足量的安眠药,刘少奇每天只能睡两三个小时,有时彻夜不眠,以致他神志恍惚。他的手臂在战争年代受过伤,加上批斗会上的扭打,旧伤复发,为穿一件衣服要折腾一两个小时。

他的右腿被打伤,到饭厅吃饭,短短的30米距离,要走50分钟,前后跟着的看守战士也不敢上去扶一把,后来实在走不动,就让工作人员去把饭打回来,但去打饭的人也被称为“保皇兵”,人们也不愿去打饭了,只好打一次饭分吃几顿。

他满口只剩下七颗牙,根本嚼不动窝头、粗饭。

他长期有胃病,加上常吃剩菜馊饭,身体更为虚弱,手颤抖得不听使唤,饭送不到嘴里,弄得满脸满身都是……

刘少奇病得越来越重,大夫护士也不敢好好看,每次看病前都要开一阵批斗会,一边检查病情一边大骂“中国的赫鲁晓夫”,有的用听诊器狠狠敲打,有的用注射器使劲乱捅,还把他服用多年的维生素和治糖尿病的药也给停了,知道说什么也没用,刘少奇只能默默忍受着……

  1968年7月,刘少奇突然发起高烧,医生过来用常用药敷衍一下就走了。第二天,他的病转成肺炎,引起多种并发症,随时有死亡的危险。上面得知后,立即派医护人员来抢救,防止刘少奇死掉,当时的中央办公厅负责人对医护人员说:“现在快要开刘少奇的会了,不能让他死了,要让他活着看到被开除出党,给九大留活靶子。”

  为维持刘少奇的生命,医生提出实行监护,住院治疗,被看守人员拒绝;医生请求撕掉卧室内挂满的标语口号,使病人少受精神刺激,也被拒绝。刘少奇虽然没瘫痪,也只能躺在床上无力起身,没人给他换洗衣服,没有扶他起床大小便,由于不活动,他的双腿肌肉逐渐萎缩;他的胳膊和臀部由于打针被扎烂了,护土记录日记上写着:全身没有一条好血管。

  残忍的折磨,使刘少奇植物神经紊乱,他不能正常下咽食物,只好靠鼻饲维持快枯竭的生命,疾病和窒息的难忍,常使他紧紧攥着拳头,或伸开十指乱抓、乱撕,一旦抓住东西就死死不放,医护人员实在不忍目睹他难受的情景,就把两个硬塑料瓶让他捏在手里,不久,这两个塑料瓶被攥成了两个“小胡芦”……

  刘少奇在得不到及时治疗的情况下,心脏停止了跳动。他怀着一腔怨恨,永远离开了人民和亲人

  对刘少奇来说,活着已是一种折磨的惩罚,但他还是要坚持活下去,他要活着看到事实证明他不是“资产阶级司令部”的司令。

  但是,他万万没想到,他等来的却是晴天霹雳,却是轰然雷击。这就是本文开头的一幕,他被中共中央十二中全会定为“叛徒、内奸、工贼”,被“永远开除出党”,而且是在他70岁生日,即1968年11月24日这一天通知他的(十二中全会闭幕日期是10月31日)。

  刘少奇得知这个消息后,立即气愤得浑身颤抖,大汗淋漓,呼吸急促,“哇哇”地大口呕吐起来,长期积郁在心头的气愤和非人折磨留给他的疾病,一起爆发出来,他的血压陡然升高到260/130毫米汞柱,体温达40℃。但他一声不吭,攥紧双拳,那双干涩的、快要裂开的眼睛,喷射着怒火……寒风凄凄,枯木凋零,心已成灰……

   从此,刘少奇沉默了,他一句话也不说,哪怕是治病和生活用语也一句不说,他用无言表示坚决的抗议。

  周恩来动员北京医院的两个护士专护刘少奇,仍没改变他的沉默,他知道自己快坚持不住了,活着看到改变命运不太可能,他的冤屈只能到马克思那里去说了。

  1969年10月17日,依据林彪的“一号手令”,随时都可能死亡的刘少奇被专机送往河南开封。

  晚7点多钟,光着身子的刘少奇--他原来的衣服烂了,没有人补,脏了没有人换,干脆给扔了--被人用粉红色的缎子被一裹,再蒙上一条白床单,放在担架上,送上了飞机。他鼻子里插着饲管,喉咙里塞着吸痰器,胳膊上扎着输液管,奄奄一息……

  晚9时许,飞机降落在开封机场,接受“紧急任务”的医护人员马上爬上舷梯,走到后舱,看见担架上躺着一个白发老人。走近一看,面容非常熟悉:这不是中共中央副主席、国家主席刘少奇吗?医护人员怔住了……刘少奇的担架被抬下飞机,放到救护车上,救护车在漆黑的夜路上驶向市区,但不是去医院,而是去市人委大院里的一个由重兵把守着的独特小院。

  从这夜开始,小院内外,如临大敌,戒备极严,事先被告知执行紧急任务的医护人员从此失去“自由”,不许外出,不许写信,不许同家人有任何形式的来往,形同软禁。

  由于刘少奇在担架上没穿衣服,到开封的当天夜里,他的肺炎就犯了,高烧39℃,呕吐厉害,但林彪在河南的同伙却汇报称“一切均好,病情无异常变化”。

  11月5日,刘少奇再次高烧,抢救两天以后才降到℃。当时在他身边的人都说:“他虽然不说话,但特别配合治疗。他还是希望活下去,活到他等待着的那一天……”

  11月8日,专案组下令:凡北京陪同来的人,立即撤回北京,一个人也不准留。北京带来的药也不准用,临走之前,专案组的人还特意去火化场看了看,然后,向当地负责人训话说:“要激发对刘少奇的仇恨,保留活证据。”

  11月10日晚,刘少奇再度发高烧;试体温表,5个小时后才取出,体温为℃,虽不能确诊是否肺炎,但按肺炎治疗,不准送医院抢救。到11日深夜,刘少奇嘴唇发紫,两眼瞳光反应消失,体温℃。但直到第二天早晨6点40分才发出病危通知,五分钟后,即公元1969年11月12日6时45分,刘少奇的心脏停止了跳动。6时47分,值班医生和护士赶到现场。

  8时47分,“抢救”小组人员到达现场……此时刘少奇已被转移到地下室里,厚厚的铁门上了锁。

  刘少奇的老卫士长李太和闻讯后火速从北京赶往开封,直奔老首长身旁,只见刘少奇躺在地下室地板上,身上盖着一个白床单。一尺多长的白发蓬乱着,嘴和鼻子已经变形,下颌一片淤血……

  李太和偷偷抹去夺眶而出的眼泪,蹲下身去,给刘少奇剪去一尺长的白发,刮去长而稀疏的胡子,又找一身普通的衣服给他穿上,然后就被人支开了。15日深夜12点,六七个人把头部面部全都用白布裹得严严实实的刘少奇拖到一辆吉普车上,开向开封市东郊的火化场。车厢装不下他那高大的身躯,两只脚露在车厢外……

  火化场已得到通知,将要火化一个烈性传染病患者,工作人员忙着喷洒消毒剂。20多个军人在火化场外实行戒严。吉普车到达后,刘少奇的遗体被匆忙地送进了火化炉。与此同时,他生前在开封的遗物也付之一炬,灰飞烟灭,留下的,只有一张骨灰寄存证:

  骨灰编号:一二三

  申请寄存人姓名:刘源

  现住址:××××部队

  与亡人关系:父子

  死亡人姓名:刘卫黄

  年龄:七十一

  性别:男

  职业:无业

  死因:病死

  这就是共和国主席刘少奇之死!没有亲人哭声,没有白花黑纱,没有鲜花哀乐,没有党旗覆盖……

  惨啊,共和国主席刘少奇之死!

  冤啊,共和国主席刘少奇之死!

  斗转星移,岁月悠悠,历史的脚步沉重而又迅速地跨过了一个又一个年头……

  1978年12月,中国共产党召开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始全面认真地纠正“文化大革命”中的“左”倾错误,审查和解决党的历史上一批重大冤假错案和一些重要领导人的功过是非问题。

  1980年2月,中共十一届五中全会作出《关于为刘少奇同志平反的决议》。

  5月17日,北京天安门广场国旗低垂,气氛肃穆。下午,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首都各方面代表一万多人,来到人民大会堂,出席刘少奇追悼大会。

  刘少奇生前曾在不同场合多次表示,他去世后遗体火化,骨灰撒在大海里。刘少奇治丧委员会和他的亲属尊重他的遗愿。中共中央书记处将散撒骨灰的任务交由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执行。

  5月19日上午,刘少奇的骨灰在治丧委员会代表和刘少奇家属子女的护送下,由北京乘专机运抵青岛军港。

  众多的人民群众和解放军官兵聚集在青岛码头,为这位一代伟人作最后的送行。中午,执行散撒仪式的5艘海军军舰在绵绵细雨中编队驶向黄海海域。午后1时许,在哀乐和21响礼炮声中,刘少奇的骨灰撒向了浩瀚无边、滔滔不息的大海。


4月11日 19:53回复(0)

新浪网友

枪杆子永远是权力的最好保护伞,不是军委主席的国家主席屁都不是,所以邓小平以后的国家主席都是总书记兼国家主席兼军委主席,这一点和美国一样,从某种角度来说中国的国家制度并不是人大制度,而是民主共和制度,至于没什么会有现在的局面是因为还没有到时间,换句话来说是人民素质有待提高。中国现在要走的路和美国何其相似,美国有华盛顿,中国有毛泽东,美国有林肯,中国有邓小平,最后一样中国没有,或者说还没有觉醒,那就是马丁.路德.金这样的为人民的利益抗争的斗士,在美国,这类人叫做自由卫士,如果有一天中国人民的素质整体提高,不再这般自私自利,愚昧无知,我想那一天中国会是全球一极。了!

霍军感叹:这孩子在说什么哪!像他这样的孩子如果太多,刘少奇被打倒多少次都不奇怪。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